joker_0621

aaaaaaa

Vmai:

大家感受一下什么叫无形撩人最为致命...(我已经失血了...

来自官方APP祐介的第五个イベントー「君のためだけに…!(只为了你)」


大家可以把自己的user name改成自家波特的名字....

然后就是绝佳的喜多主素材了!!!!!

冲着这个小心思我要打个CPtag...


反正冬野零这个名字我本来是打算用给我自家波特的...

【主喜多】如何突破瓶颈期...1

       喜多川祐介,曾经的著名画家斑目的得意弟子,曾经能够用纤细而又美好的笔触描绘出世界至微之处的美好的年轻画家,却令人出乎意料地在画坛沉寂了许久。除了几幅“意义不明”、“风格大变”、“不知所云”的画作出现之外,原来的喜多川似乎就这样远离了公众的视线。

     “瓶颈期吧,大概。”业界人士偶尔会耸耸肩这样评价道。而瓶颈期有长有短,短则几个月或是几天,长则几年甚至十几年;瓶颈期的突破方法也玄之又玄,其本身总而言之是灵感的暂时枯竭,只能找到一种特定的对于大脑的刺激,捕捉到一种稍纵即逝而与众不同的灵感。总而言之,瓶颈期对于任意一位创作者而言都是一个不可轻视的危机。

       最初,雨宫莲以为祐介是因为斑目作为一位老师和一位家人形象的突然坍塌对于祐介来说打击过大——就像是外界所谈论的那样,因而暂时失去了平日里的安定感,内心产生了无法避免的动摇,从而无法将绘画这种对于他来说自然得像是呼吸一样的事情暂时进行下去。作为怪盗团的领袖,他感到自己应该对于这位略显忧郁的艺术家多加关照。

  雨宫莲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以后,经常会特地注视着喜多川,而喜多川或是因为迟钝,或是因为不在意,很少注意到着不经意间停留的视线。

  略长的碎发总是随着轻柔的风垂散在祐介的眼前,略微在空中划过几道温柔的轨迹,随后就被一双苍白而修长的手抚到耳后,过了一会儿却又融在清风之中缓缓垂下,投下淡淡的阴影,像是要抚平,却又隐隐加深了他眉间的那一股令人难以捉摸的忧郁。

  所谓美少年,确实如此。雨宫莲依旧像往常一样略微低着头,眼镜反着光,让人看不太出来内心的想法。

  作为一位艺术家,喜多川祐介确实拥有一种常人难以拥有的气质——忧愁中透着一丝单薄,坚韧中带着一丝脆弱,清冷中涌现出一丝狂热——或许还有一点不自知的天然,或者按照高卷的话来说,变态。总而言之,喜多川在雨宫莲的眼中称得上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存在。

  每一天,他从涩谷的地铁站入站口经过的时候,喜多川都静静地站在那个角落里,一身紫色的上衣空荡荡地罩在他单薄的身体上。人流奔涌,时光飞逝,他都只是站在那里静默地观察着。

  每一天,他从涩谷的地铁站经过,看到祐介的时候,都想要去对他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打破这一份他所保持的这份喧嚣中的安宁感。

  “我在这里观察人。”

  祐介首先开口。雨宫莲愣了一下。

  “观察人是一个艺术家必须做到的事情。身为一个画家,我所时时刻刻试图描绘的都是各异的人。如果不观察人、贴近人的话,这一点我是永远无法做到的。”

  祐介的眉轻轻蹙起,虽然语气上显得异常肯定,但是却面露纠结之色。

  “我确实进入了瓶颈期。我对于美的纯粹的追求已经无法成为我灵感的源泉了。小百合曾经带来的那种触动与热情,已经难以找回了……这种情况下,我没办法继续拿起画笔。”

  那种淡淡的愁绪又开始笼罩在祐介的脸上,还掺杂着一种自责与为难。

  或许是想到了祐介几天以来一个人在地铁站中孤独的身影,又或许是因斑目时间对他在心底产生的一种理解与同情,他有些不忍让祐介独自一人沉浮在起伏不定的困境汪洋之中。

  “来卢布朗吗?”雨宫莲的眼镜上依旧发着光,但眼睛里的真诚却还是微妙地传达着,“看看小百合,或许对你有点帮助。”

  “可以吗!”祐介的眼睛中瞬间迸发出一种耀眼而奇异的色彩,直穿透眼镜的屏障,直射入他的心里。

  于是,从此两个人之间便产生了一种新的、更加紧密的羁绊,同时也建立了一种心照不宣的“交易”。祐介时常会来到卢布朗,坐在离小百合最近的那个座位上,只是静静地观察着,用目光描摹着,或是拿着速写本轻轻勾勒着、描绘着。从透过晨雾惺忪着睡眼的阳光轻轻透过窗口,投射在祐介的侧脸,形成一层朦胧的柔光,到通过白墙反射洋溢着热情的夕阳,洒落在祐介单薄的身体,在木质的地板上投下一层橙黄色的光芒;或是从天色灰蒙,小雨淅沥而下,空气混杂着淡淡的水汽与泥土的芳香,整个咖啡馆中只有咖啡机的液体沸腾声,与笔尖在纸面上的摩擦声,一直到雨声渐落,而群星渐渐从缓缓散去的云雾中露出双眼。而他或者静静地坐在祐介不远的地方,偶尔端来饭和咖啡,自己读书或者干脆就看着祐介认真的神情,或是下午出门在门口铃铛想起之前与祐介交换一句再见,然后披着还未完全显露的夜色伴着铃声走进咖啡馆,与祐介来几句轻快的交谈……祐介可以随时来到卢布朗获取灵感突破“瓶颈期”,而雨宫莲想要和自己的队员多多交流意见。

  总而言之,这一切在他看来是如此自然,两个人谁也没有做出一些更进一步的举动,但是互相的存在对于彼此来说渐渐变得熟悉,相见成为了一种习惯,对于“瓶颈期”的讨论也成为了每次见面的例行任务。

  “瓶颈期还没有解决吗?”

  “没有。”祐介轻轻皱着眉,双手捧着一杯升着热气的咖啡,“我试了很多办法了。我观察各种各样的人,我来到这里寻找曾经带给我热情的源泉。”

  “你画的‘欲望’很好。”

  “是因为你能够理解。”祐介过于纤瘦的手指紧紧捏着咖啡杯,“我很努力地一直在追寻了,却依旧找不到。我的画,我的艺术,是想要传达自己的内心,普通人也好,评论家也好,我希望我的内心能够通过画的形式传达出去。”

  “……”雨宫莲一言不发地盯着祐介微微皱着的细长的眉毛,带着日光与散逸在空气里的细小的灰尘纠缠着散出淡淡的金光,睫毛上下轻微颤动,牙齿为难地咬着本来就有些发白的嘴唇,却反而添了几分血色。

  “我试图做到这些,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所以我想找你来帮助我。”祐介将目光锁在了雨宫莲的眼睛,眼神里似乎闪烁着什么沉重而令人难以言述的意味,以至于让人感觉他那一片清澈而浅淡的微小海洋正恣意翻涌着,“你是原本不存在于我的世界中的那种人,而且也是改变我的世界的人。”

  祐介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是出于激动还是紧张。他的的眼睛却深深地探向雨宫莲的眼睛,想要从雨宫莲的目光中确认什么,更是在毫不掩饰地、热切地想要传达着什么。

  那眼神太过直接,眼神里所包含的东西太赤裸,传达的方式也太不加防备,而其中所承载的信任、依赖、喜悦又太过炽热,让人难以对这种如此自然的表达做出不直率的回应。

  他看着祐介:“我希望我能帮到你。”

  咖啡的香气萦绕着两个人,午后的阳光也温暖得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祐介的嘴角微微扬起,形成了一种看着就令人不由得跟着喜悦起来的笑容,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小百合”中独特的朦胧、神秘而又温柔的气息,给人以一种时间在此刻永恒的错觉。雨宫莲几乎有一点沉醉在这种氛围里了。

  “做我的模特吧。”这个要求的提出突然而又似乎理所应当。祐介的眼睛闪闪发亮。

  雨宫莲的脸上露出了相当明显的为难的表情,皱起的眉毛与纠结的眼神即使是透过眼镜的反光也清晰可辨。

  “不可以吗……”祐介眼睛里的光芒似乎减弱了一点。

  “不要露出那么失落的表情。”雨宫莲一脸认真,“我是说——”

  祐介似乎又恢复了一点期待,直视着雨宫莲的眼睛。

  “要脱吗?”

  “你脱吧!”

  祐介的眼睛又开始闪闪发亮。





#虽然用了雨宫莲这个名字,但是设定上并不是想象中那么软。

#虽然题目是如何突破瓶颈期,但是这个问题游戏里已经很好地解答了,并不认为自己能够给出比官方更优秀的答案,但是很想想象一下中间的更加具体的过程。

#并没有在游戏原本的情景之下使用对话,对不起!【跪

#大家喜欢的话最好了,希望给大家带来了很好的体验。但是OOC无法避免啊,没有办法还原他们的美,反而给大家带来了困扰的话,请鞭笞我。